當前位置:首頁 >> 管理研究院 >> 仁達觀點 >> 行業觀察 >> 正文

產業升級誤區三問

文章來源:本站原創 | 發布時間:2017-04-10 | 文字大小:【】【】【】 | 瀏覽量:5356

【本文導讀】產業升級!產業升級!——在全球化競爭大潮中,無論是個人、企業、產業、地區,還是國家,不進則退,“產業升級”成為近十年來中國各地區制定經濟發展戰略的主旋律。產業升級戰略要想成功,就必須避免一系列認識誤區、特別是社會流行的認識誤區,比如以下三個問題。

產業升級!產業升級!——在全球化競爭大潮中,無論是個人、企業、產業、地區,還是國家,不進則退,“產業升級”成為近十年來中國各地區制定經濟發展戰略的主旋律。產業升級戰略要想成功,就必須避免一系列認識誤區、特別是社會流行的認識誤區,比如以下三個問題。

第一個問題:原料產地是否都應該追求“升級”成為加工制造業基地?答案是否定的。制造業能夠可持續發展起來地方多數是人文環境、交通區位合適的地方,而不是單純的原料產地。因為原料產地的原料“優勢”往往是可耗竭的,人文環境、交通區位合適的地方即使不出產原料,也能夠博采天下人才與優質低成本原料,形成長期可持續的競爭力。二戰之后,國際上石化、鋼鐵等產業大量發展于遠離原料產地但水路運輸便利的地方,改革開放以來東部鋼鐵工業增長遠遠快于中西部,就是這個道理。

以前幾年的新一輪“東錠西移”為例。鑒于新疆是世界最大手摘細絨棉和中國唯一長絨棉生產基地,棉花產量占全國一半;次貸危機前后,隨著紡織服裝業原料、人力、土地等項成本日益上漲,東部乃至中部紡織服裝企業掀起了新一輪“東錠西移”的熱潮,并得到了中央到地方各級政府的大力支持,當時新疆“十一五”規劃提出,要發揮棉花資源優勢振興紡織工業,重點做大做強棉紡織產業,為此,鼓勵支持國內外有實力的大企業、大集團嫁接和改造區內紡織企業,把新疆建成全國重要的紡織原料和中間產品優質生產基地、中西部地區重要的紡織原料和產品交易中心。多方合力之下,即使在次貸危機席卷全球、大批紡織服裝出口企業陸續倒閉的2008年,東部地區固定資產投資呈現萎縮之勢,西部地區紡織行業投資同比增幅也高達40%以上;2013年,中國西部12省區市紡織工業投資同比增長27%,大大高于全國同比增長17%的平均水平,其中新疆成為重要承接地。

然而,經過數年運行,實際效果不甚理想,新疆生產紡織服裝產品市場競爭力總體而言比較虛弱,當地人士告訴我甚至有同類運動服新疆本地生產出廠價比青島產品在烏魯木齊銷售價還高40元,質量卻差。當初涌向新疆希望搶占棉花原料高地、降低人力和土地成本的企業不少希望落空,其經營壓力比國內同行有過之而無不及:

論原料供給,由于進口棉價格大大低于國產棉,在新疆設廠生產反而不利于申請、使用低價進口棉“高低搭配”以降低成本。論解決“用工荒”,由于種種原因,新疆當地用工工資上漲迅猛,有的內地企業入駐兩年,平均工資就翻了一番,超過他們在內地的工廠,勞動生產效率則不如,且難以提高,因為員工流失率甚高,一年流失一遍幾乎成為企業常態,企業始終在培訓走馬燈般更換的員工,始終不能擁有比較穩定的、有一定技術的工人隊伍。外加其它多種原因,即使開出高于內地的工資在當地也很難招到工人,以至于新疆一些地方紡織企業用工絕大多數是從內地招聘而來,遷移新疆以解決“用工荒”的思路徹底落空,還額外抬高了成本。

至于產業配套,新疆與東部、中部地區相去更遠。為了保證設備正常運轉,赴疆投資的每家紡織企業都需要負擔10多個專職維修工崗位;而在長三角等紡織產業集中的地區,企業維修設備服務可以完全外包,有需求時給相關維修企業打個電話即可。

第二個問題:我們的制造業企業是否都需要追求向高檔升級?答案同樣是否定的。從市場容量看,大國必須有大產業,而大眾消費品永遠是遠遠超過奢侈品的市場大頭。對于我們這樣一個十幾億人口的大國而言,絕大多數企業只可能是從事大眾產品生產。

從積極的創新發展角度看,大規模生產的大眾消費品更能帶來新的技術革命。1716年,托馬斯·隆比把絲織技術帶到英格蘭,建起一家大型水力廠房,雇用了數百名工人,但這些企業未能成為英國工業革命的開端,因為絲綢是一種高檔商品,供應的只是少數富裕顧客。最終引爆工業革命的是作為大眾消費品的棉紡產品。帶動汽車工業革命性發展的是福特把汽車變成大眾消費品的大規模流水線生產,而不是標榜“高品質”、“品味”的所謂“手工制作”。

回顧更長歷史跨度,我們同樣可以看到,明代以前中西貿易多數局限于絲綢、香料等高價值商品,對中國經濟社會的帶動相對有限;明代中期之后海路貿易中大宗消費品占據主流,對中國經濟社會的帶動相當明顯,不僅有力激勵了東部沿海地區制造業產業組織、跨地區產業分工(如宋元時期的“蘇湖熟,天下足”轉為明朝的“湖廣熟,天下足”)、城市化(明代來華西人見聞錄對此記錄甚多)發展,而且在不太長的時間里就為中國實物財政體系全面轉向貨幣財政體系、貨幣本位轉為銀本位創造了物質基礎。

作為當前世界第一制造業大國,我們還需要銘記,從防范“被趕超”的角度看,暫時領先的國家定價過高無異于為躍躍欲試力圖趕超者創造機會。須知,“中國制造”之所以能在這么短的時間里大面積取代歐美日制造,重要原因之一就是西方企業此前過度標榜“高品質”并以此定下了過高的價格,從而給中國制造業留下了一片相當廣闊的市場空間。在非洲市場上,這一點表現得格外突出。

第三個問題:作為一個很大程度上是依靠加工貿易做大的貿易大國,我們的加工貿易轉型升級是不是要求所有企業都追求自創品牌、一般貿易?答案同樣是否定的。加工貿易轉型升級的要旨是提升加工貿易商品的層次,以及增加加工貿易在中國境內的增加值,最終提高中國在加工貿易全球價值鏈上所獲收益份額,增強中國對這整個產業體系的控制力。在這個過程中,無論是提升加工貿易商品的層次,創建自己品牌,延伸增值鏈條,還是兼顧內外貿,我們都是從整個地區、整個國家的層次上講的,不等于在微觀層次上所有企業都要走上這樣的道路。

事實上,在每年新創的品牌中,真正能夠站住腳生存下來并不斷發展的只能是少數,很多企業只能是擁有生產加工能力,但沒有自己品牌,每一個成功的品牌、每一家成功的企業也總有一批為之配套服務的企業,只有這樣一個產業體系才能富有彈性,集實力與效率于一體。苛求所有企業都建立自有品牌,都要做一般貿易,這樣的一個體系必然是僵硬而難以因應市場變化及時迅速調整的。我們的產業體系應當是矯捷的猛虎,而不是軀體龐大行動遲緩的恐龍。

我們不是要徹底改變現行國際貿易和國際生產體系,而是要改變這個體系的收益流向。假如說加工貿易轉型升級前我們100%的企業是為海外公司、海外品牌做貼牌,轉型后倘若我們出口規模沒有縮小,在世界市場份額沒有下降,仍有95%企業是在做貼牌,但80%的量是給中國公司、中國品牌做貼牌,那么,這就是巨大的成功。

所以,在加工貿易轉型升級中,政府不要強求所有企業都走自創品牌的路,企業也不要都選擇走自創品牌道路,而要根據自己的情況量力而行。已經積累了足夠實力的企業可以選擇自創品牌在國內外市場打天下,對尚不具備相應實力的企業,政府要推動、鼓勵他們為有實力的自主品牌企業配套、貼牌加工,抱團打天下。有的地區可以力行加工貿易轉型升級,有的后發地區完全應該追求傳統加工貿易業務以實現起步。

來源:商務部國際貿易經濟合作研究院研究員  梅新育 

↑上一篇:沒有了

↓下一篇:搶灘資產證券化

網友評論

評論

全部評論

一分赛车走势 湖北四人麻将 排列三开奖历史500 山西快乐十分钟 陕西快乐10分app 飞艇 大乐透开奖 炒股 头像 贵州快3形态走势图 001417上证指数行情 手机红中麻将代理 天津时时彩玩法说明 传奇1.76赌博技巧规律 垃圾網站,我?社保 湖北四人麻将 排列三开奖历史500 山西快乐十分钟 陕西快乐10分app 飞艇 大乐透开奖 炒股 头像 贵州快3形态走势图 001417上证指数行情 手机红中麻将代理 天津时时彩玩法说明 传奇1.76赌博技巧规律